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魅力丰顺>

明代承德郎 张德达
更新时间:2016-10-13 来源:县创文办 浏览次数:826

古村落建桥围创始祖

——明代承德郎  张德达

 

张德达,号坦彝,字小四郎。生卒不详,卒后葬在建桥乡荷林下岗转左坑,巽山乾向,地形“倒插金钗”,又名“肝形胆穴”。康熙二十二年重修,附葬棕树下五世祖婆杨氏,右旁另有碑记。于公元1988年秋月重修。其妻袁氏葬于嘉应州长沙圩河对面,大河岸上井子脑,庚山甲向,地形“鬼子运禾”。1989年重修。附葬二世祖良庆。

张德达,原福建上杭人,是唐朝名相张九龄的第十九代裔孙,也是张化孙的第八代裔孙。张化孙,原居福建宁化,后移居上杭、北乡、深坑尾、官店前。讳衍,字传万。宋解元,为韶州、汀州大守(州牧),诰授中宪大夫。由于后期对官场、名利的淡泊,回乡重操岐黄。为乡里百姓,治病救人,遇穷人则免费,其医脉精深,受乡人爱戴、尊重。寿终于上杭鄞江,享年93岁。他被尊为鄞江始祖,有18子,108孙。其后裔衍播在闽、粤、赣等地,已有1000多万裔孙。

张德达,于元末顺帝至正年间(约1341年),任程乡县(今梅县)太平司巡检,积功累德,彪炳千秋。至正十一年(1350年),有外族人啸聚起事,攻陷梅圹寨,围攻太平司署,连陷城邑。原州牧逃离。张德达临危受命,兼摄州牧,会同招讨使陈梅督师统义勇征伐,遂克梅圹。他在任上政令严明,统率义勇连续攻剿,卒平寇乱。战乱期间,他把家眷安置在程乡邑万安都、三图、建桥堡与海阳县丰政都辖地的交界地豺狗岗(即白沙岗,今鹊楼侧)。尔后,难归福建故里,于是罄俸禄之馀在白沙岗卜地隐居。传礼义、和邻族,乐善好施,捐出银两修桥铺路,筑陂开圳等,受乡人的尊敬。当时的隐居地不远有千米高的韩岽,其龙脉经天马山、金山、千家寨、大众岽,也真是山名奇趣,向东北伸延至大众岽后便长驱直下,就像一条蜈蚣一直伸到山脚。前面是白沙岗,相传这里是双龙贯脉,像梅花形,堪與先生曾断言曰:“倒地梅花节节开。”确实在这近一公里长的岗地上,曾有张、欧、吴、周等姓创居。白沙岗前面有西溪水流至丰良、黄金、𨻧隍,传说是通往南北的古驿道,可以直接水陆路通到潮州府。据传说潮州府的龙脉也是从韩山伸延去的。宋朝诗人杨万里路过建桥、丰良(旧称汤田)、龙岗一带时,曾题《自彭田铺至汤田,道旁梅花十余里》诗:

“一路谁栽十里梅,下临溪水恰齐开。

此行便是无官事,只为梅花也合来。”

韩岽是名山,传说是唐朝韩愈贬潮过此而得名。有浙江名人陈浩诗句:

韩公去后岽称韩,高进诸峰百尺竿。

岭径岖崎行不断,烟云变化幻无端。

织成锦绣天孙舞,裁作文章山斗观。

岂是无心闲出岫,乘时为雨尽龙蟠。

张德达的后期也正是名利淡泊,急流勇退,当官为民,愿求太平,勿战乱的心态,他更是一位胆略过人、文武双全的人。他有两道遗训诗留世:

官居五品沐恩光,民爱春风吏畏霜。

讵意干戈纷鸟道,遂携琴剑寓豺岗。

肯堂肯构乾坤大,爰处爰居日月长。

四海为家男子志,何须翘首望原乡。

直登上国去观光,政令严明六月霜。

京师扰乱豺当道,海内升平舞凤岗。

清白为官声誉大,忠心报国福禄长。

封妻荫子男儿志,头角峥嵘归故乡。

张德达卜居在这块依山傍水,前有笔架山、狮象山把水口,后有大人岽、韩山作倚靠的好地方,在古时又是荒山野岭,可说是深林密处“好避秦”的难寻之隐居地。现在当地的地名仍保存荷树圹,荷林下岗,松树排,岗子树埔,下坪埔,麻地埔等。可以想象,当时这些地方可能是林木茂盛,荆棘丛生,豺狼野兽出没,一片荒凉之地。也正是他“遂携剑寓豺岗”的理想地方。

明太祖朱元璋建朝后,欲召张德达为官,他推辞不赴。至洪武后期,张德达的后代三世蓝氏婆因家产被管家黎谦信侵吞,管家又买通县、州、省而使张家状告无门,并遭迫逼追杀,流离失所,甚至将上京告状的张均佐(建桥张姓三世祖)定为诬告罪打入天牢。(永乐三年1405年),张均佐之弟媳蓝氏单身赴京,击鼓朝堂,向朱棣皇帝陈情诉冤,履铜靴,跳钉床,试见真情。后来,张德达成了丰顺建桥张姓始祖。同时来梅的胞侄张良辅,任文牍之职,斯时因干戈扰乱,随胞叔避乱寓居于海阳县丰政都下汤社江坑鸭栖角,然后在明洪武五年才迁至双螺口李寨村居住,是为今双溪张姓始祖。

张德达的后代裔孙正以传承祖德、发扬光大、尊祖训、励以行的精神,在这块梅邑与潮阳县的边陲交界之地上繁衍生息,用客家人的“硬气”,也就是敢于战天斗地,刻苦耐劳,常年累月不畏寒风、烈日的披荆斩棘,开拓、耕耘成今天的千顷沃土良田。自古流传:砍不尽高陂(大埔)竹,粜不尽建桥谷。建桥山清水秀,土地肥美,是邻近较为出名的好地方。古时,这里是一片荒土,在张德达创居时期,正值战乱,人口流动、迁徙频繁之际,避难的迁民相继至此谋生,因而众姓杂居,势所必然。据说“未有建桥经,先有陈、罗、黄;未有孙、罗、黄,先有杨、古、赖;……”。时至今日,建桥张氏一族,人口竟达万余人。至于向外播迁开拓创基者列遍及各地。据查:四川、广西、湖南、江西等外省(区)及邻近县市的梅县、大埔、揭阳、揭东、揭西等县均有张德达的后裔迁入创居,其昌盛者达数万人。还有远居海外之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及港、澳、台的华侨、同胞。张德达的后裔昌盛,兴旺发达。

后来,张德达的七世裔孙张乾福,创建建桥围,筑船形古城堡。张乾福,字洪圹。明嘉靖隆庆年间,因所居地两山高压,离城数百里,叠嶂层峦,匪盗猖獗,寇首黄瑺结党倡乱,祸及兴宁、五华、梅县、丰顺等县。匪盗经常出来抢劫,民不聊生,无可奈何。张乾福等目击心寒,耳闻胆碎。于是他在隆庆三年(1569年)入京,冒死哀奏。圣旨批:大理寺卿陈仲谋、巡按王命到闽、粤查明倡乱实情,派朝廷兵配合围剿。为保境安民,张乾福发动当地壮丁,组织民团,在高见围大兴土木,坚筑土城。土城深沟高垒,立东、西、南、北四大门,设四大生铁炮,团防堵御,是为建桥围雏形。乾福会同官兵剿匪,奋勇向前。当时黄瑺得报,知乾福进寨,便布列刀枪,环立人马。乾福昂然进入,毫无惧色。当摆席相迎时,黄瑺令手下抬出蒸熟人头一盘,放于桌上,乾福箸挟人目和酒食之,谈笑自若,乾福再举杯时,贼在乾福背后连放火铳三声,声响如雷,而乾福巍然不动,非但面色不变,反而哈哈大笑,邀众痛饮。黄瑺等尽皆失色,称乾福神人也,真关云长单刀赴会也,于是俯首受招……朝廷得知他招抚有功,诰授封张乾福为武德将军之职,属武职三品衔。其后代又对建桥围建筑不断加固、完善,城内有环回四合院。现保存有较好的光大堂、保大堂、谦大堂、福大堂、树德堂、中心祠等先祖祠堂。整个建筑有元末古巷,明代飞檐式合院和清代防火山墙建筑混合其中。更有金榜题名,崇文重教的桅杆林立,仅围内就有12条,加上各房屋10多条,共20余条(现存7条),每条高约15米。古城四周有护城河池,就像一条浮在水面上的船,四大门楼顶有名人的灰塑、石刻题字。东门由清状元题“东关巩固”,西门由民国国府主席林森题“西铭是式”,南门由清探花题“薰风自南”,北门由解放后铁道学院教授题“众星拱北”。围内共建了三街十二巷二十四幢,占地面积方圆为一公里,城内为1.58万平方米。200912月建桥围已被省确认为古村落,也是丰顺县第一个被确认为“古村落”的乡村。这里风景优美,古色古香,曾有张氏裔孙题赞建桥胜景诗:

群山环抱洞中天,古堡船形浮水间。

鲤跃龙门双汇处,象狮把口似桃源。

张德达后代所居地建桥围是比较独特的客家古民居,又是革命老区。真是地灵人杰,文才武略,人才辈出,同时也留下了很多美丽动人的传说。诸如古代为伸张正义勇于献身的蓝氏婆;有精以勘與的张彬所;为保境安民的张乾福;有文才敏捷的张千秋;有乐善好施的张文庚;有精于岐黄的张缵烈;有抵外御侮的虎门炮台台长张邦伟;还有近代辛亥革命斗士孙中山侍卫、爱国侨领、抗日英雄张鉴初等等。历代涌现的进士、举人、千总、贡生等比比皆是。同时都有较高的文化底蕴,写诗、吟词,留下许许多多的佳作名篇,现选录清庠生张百楼的《建桥八景诗》以飨读者,并作为本文结尾。(选自《丰顺历史名人》,朱云辉、罗培衡编著)

一、鲤溪春涨

春来春色翠盈眸,涨起双溪石鲤浮。

两面绿杨垂古岸,一弯芳草点沙洲。

人当金彩鳌头立,水也龙门贝阙流。

正好桃花冲浪去,琴歌何事等闲游。

二、榕浦秋风

西门斋外古榕荫,水绕盘根百尺深。

蟹石披沙排浪起,虹桥下钓放丝沉。

时来明月波中印,雅爱春风座上临。

知有先生精爽在,荫垂翠盖影森森。

三、古碣长松

长松百尺与天长,松下何人是主张。

云影涛声腾叠叠,虬髯龙甲郁苍苍。

读书放眼曾陶杜,誌古遗碑认海乡。

千岁鹤营巢甚稳,建桥楠木尽康莊。

四、鸡社曲水

曲潭坝是旧时名,献瑞灵鸡自斗鸣。

社稷有神兴稼穑,蘋蘩相荐醉丁庚。

茂林修竹羲之句,大块文章白亦情。

最爱年年光景好,鼓声敲罢又闻钲。

五、显岽疏钟

巍巍显岽接天高,钟扣喧阗日几遭。

神以灵兮声自远,人惟所处省逃牢。

时常震动通三界,多少铿锵散九皋。

况是重阳光景好,借将击钵漫题糕。

六、寨顶神泉

曾闻山下出濛泉,寨顶如何独有渊?

想是神人仁赤子,却将族姓祷苍天。

琼浆滴滴同醪饮,石窦涓涓当乳悬。

井号金银犹在否,太平流泽自年年。

七、狮岩石室

洞府何年石室开,金刚跨下象狮材。

天留宝笈银函在,人定瑯玡福地来。

曾否观棋柯便烂,莫非饮露兽生猜。

仙岩阆苑争名胜,踏上银梯步几回。

八、三磜悬流

探胜寻源白日天,沿溪直到甲溪边。

分流高挂珠帘影,溜磜奔来羯鼓喧。

雪喷霏霏三峡浪,花飞滚滚万重泉。

翼然亭上翁堪醉,举笔题诗与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