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魅力丰顺>

明代温州推官 柯化鹏
更新时间:2016-10-20 来源:县创文办 浏览次数:938

自幼家贫,无钱读书;巧遇良师,得以入学。中举后,授浙江温州府推官,判案公平,且能为地方除患,乡民感戴。

归里后,倡筑柯屋寨,大公无偏,让各姓“秋色平分”,传为佳话。

 

归里爱民的柯屋寨寨主

——明代温州推官  柯化鹏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明朝灭亡,清军入粤,时值南明弘光元年(1645年)。为保乡宁,杨宫与茂才丁起华(尹奇),倡建公埠寨(即金瓯寨);为保乡宁,罗万杰(官至吏部员外侍郎),拒绝清朝征用明代遗臣,辞不赴职,变卖家产倡筑金鼎寨(遗址位于汤坑镇米街、布街、北社一带,面积1万平方米。现尚有少许墙围残存);为保乡宁,柯化鹏(官至温州推官),立志不事二主,回乡终老,构建金汤寨。三位乡贤极尽异曲同工之妙,三金之寨合为汤坑一镇,并于1645329日设圩开市,从此,汤坑泉乡古镇文明得到开发,遐迩闻名。盖因此地有一得天独厚的温泉(俗称汤泉),且有一条横贯南北的汤沟(俗称坑沟),先辈们对自己的家居胜地表示无限的热爱之情而美其名曰:汤坑(乃“汤泉贯坑沟”之缩名也)。

且说柯化鹏,号声潮,揭阳蓝田都金汤乡(今丰顺县汤坑镇柯屋寨)人,生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逝于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享年89岁。据《柯氏族谱》记载,丰顺汤坑柯氏先祖柯楠桦原居福建省兴化府莆田县石子岗粮伞树下猪菜街。在明代中叶(约1465年)迁居广东省潮州府澄海县庵埠西陇(文里),安居生息。其传下曾孙柯优毅迁移到揭阳汤坑(今丰顺汤坑)居住。按照辈序,柯化鹏乃柯氏开基始祖柯楠桦传下第6世裔孙。

据称,柯化鹏幼年之时,因为家境贫苦,父母无法供他进学堂念书。到了七、八岁时,每天就要挽只“猪屎篮”去拾粪。柯屋寨里虽有宋、邢两姓员外开办了一间私塾,聘请当地名师周先生执教。但是,穷人子弟无钱交费,休想入读。而小柯每天外出拾粪,都要经过那间私塾的门口。当他听到课堂里传出那朗朗读书声的时候,他就身不由主地驻足倚窗倾听周老师的讲课。日复一日,小柯心领神会,记住了不少“课文”,甚至能一字不漏地背诵某些段句片断。相比之下,私塾里那些“纨绔”子弟多不自爱,难有寸进。平日里,他们或耽于“拈蜻蜓打草蜢”;或同桌刻画“楚汉为界”。听课有如“鸭子听雷憨憨天”;逃课回家赖着妈咪蛮缠。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一日,小柯又听见周老师屡提“揭阳名称由来”问题,均无一学童能够对答。静寂多时,小柯内心揣想,这恐怕是古书里没有记载的难题吧!?小柯一时兴至,竟隔窗朗声代答:

南岭仙女献神灵,剑斩乌龙害人精;

揭开迷雾见太阳,青山绿水挹秀名。

                       ——这就叫揭阳。

周塾师闻声而出,看见一个拾粪孩童,顿时惊叹不己,连说“奇才奇才”,于是问及家庭身世,小柯颇为腼腆地一一作答。以后周塾师爱才心切地登门拜访其父母,并称子弟可教欲收为学童。第二天,即带领小柯求见东家,说明这个孩童聪明过人,若能施以善举给予免费入读,日后必有上进可成就事业云云。邢老爷听了一百个不高兴,示问周塾师并喝斥小柯快点滚出去,口里还一本正经地溜出一首打油诗:

富人办学子孙计,岂容屎童共学堂;

哈蟆想食天鹅肉,死了你心烂肚肠。

周塾师正想张口说情,小柯慢条斯理地也陪上几句:

风水轮流转,天地父母心;

为富莫张狂,祈请领我情。

东家听了发出一阵冷笑,简直是皮笑肉不笑挑逗地说:“好呀!?来个打赌,你小子的德性,他日若能出人头地,我等两家愿将本寨地盘全部奉赠。哼……”

于是,周塾师辞职,他去另坐学馆,并免费将小柯收为学童。小柯深感这是个难得机遇,因而刻苦攻读,终于苦学成才,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乡试戊午科中举夺得亚魁,授福建省温州府(今浙江温州市)推官(主管司法),掌勘一府审判定罪刑狱之事。

本来说大话是不能当饭吃的。柯化鹏在罗万杰的支持下,宋、邢两家都为实践诺言,可谓一诺失千金是也,又为讨好上任的推官柯爷,真的将金汤寨地盘奉送给他。事后为答谢罗万杰鼎力相助,柯氏每户每年向罗万杰纳租五合米作为酬谢。这是后话。

柯化鹏在(浙江)温州推官任内,政德甚著,深得州民拥戴;他议罪判案公平,每当囚犯求生,手握丹笔往往不忍妄下。当时,沿海河港有一种叫“鲎鱼”(注:鲎hòu读“候”音,节肢动物,甲壳类,生活在海中。)的节肢动物,经常为害农作物,百姓误为妖孽作怪,惶惶不安,纷纷设坛祭拜求安免灾。柯化鹏闻之亲往视察,查明作祟的不是什么妖物,而是鲎鱼,肉可以吃,在广东潮汕一带是宴席上的佳肴,遂向百姓宣传释疑,并命差役组织当地群众捕杀脍食,此患遂绝。任满归里时,百姓深感其德,欢送者盈路,依依惜别,甚至有不远数千里护送其归乡者,同时,还在当地建造生祠,以供祀奉而纪念他。

明末,朝廷为清所灭,柯化鹏弃官回乡,隐居终老。时南方各地反清复明的农民起义到处兴起,清兵四处扎营镇压,百姓不堪其扰,于是,柯化鹏倡筑城池“柯屋寨”,以保乡民安宁。

当筑城之际,风水大师何野云对柯化鹏说:“此寨乃属瓜形,公要柯姓独好?还是各姓同好?如要柯姓好,便在寨中央建一柯氏祠堂,日后全寨自然变成清一色姓柯。”柯化鹏心地正直,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当然要各姓‘秋色平分’为好。”何野云遂将瓜形中心地破作十字开,以后砌成一个大圆瓜形中分四瓣,以示大公无私,此即为今天柯屋寨的十字街。虽然,汤坑地接潮汕地区,这里的人说客家话的为数不少。“柯”与“瓜”两个字是同音字,所以说柯屋寨的瓜形风水,寨主柯爷(就是瓜爷),功德无量,一时传为美谈。听老一辈柯氏族人娓娓道来,柯屋寨是令人神往的。其实整个柯屋寨的建筑布局至今仍保存着它原有的“瓜形”的围屋结构。“瓜”就在十字街中心,十字中心四瓣,宛如四片大瓜叶衬托着顶大的瓜。那么横贯汤坑镇内的一条大汤沟,紧接环连寨南门外的两口池塘,西北面还有一口大塘。接壤西外街道环绕柯屋寨这就形似长长的瓜藤。瓜棚——理应是北门外上侧的柯氏祖祠了。当年地师指点建这祖祠不要太高,不要太大,恰到好处就是了。

柯公善举如昔,为民呵护。遇饥荒年,他四处动员当地官绅开仓赈济灾民;遇贼作乱,他率领百姓卫城自保。筑城之初,还有一段插曲也是令人感怀的。当时,族内小青年听寨外人挑唆,当众拒绝柯化鹏提出修筑城墙之倡议,气愤地说:保、保、保,保你们发财佬。卫、卫、卫,卫你个老东西。众一听,面面相觑无言对答,柯化鹏却脸无一点怒色,笑了笑对该青年道:保、保、保,保我们全寨好。卫、卫、卫,卫寨内(指柯屋寨)南北东西安。众人一听,都好言相劝青年,并告诉他,柯化鹏把准备建屋的泥、沙、石、砖、木、铁和一生攒积的钱财都垫出来了,保卫谁,不是一清二楚吗!?这样,小青年和许多壮汉纷纷参加乡勇,热情投入筑城墙战斗中去。

再说城池筑成以后,柯化鹏亲笔题写西、南、北城门的石匾,其中东门的石匾由揭邑人题词。四个石匾镶钳在四个城门上方,为柯屋寨添光增彩,流芳千古。东门“屹若长城”,是指众人建造的柯屋寨城墙,高丈余,厚盈尺,坚实牢固,屹立有如长城雄姿;西门“飞泉玉露”是说南宋兵部郎中郑国翰(揭阳县蓝田都六图人)曾在城西30多里处筑“蓝田书庄”办学,他的同榜进士、理学家朱熹在此留下绝句,并题字“落汉鸣泉”,崖刻于飞瀑之下。近年来,这个古迹终于探寻出来,实在可喜;南门“两观明月”是指南门外池塘北邻,当月明风清之夜,天上明月池中影月,水天一色相映成趣,不亦乐乎!北门“蝴蝶双飞”,是说北门环视左右有两座木桥(后改为石桥),连结柯、罗两寨(即金汤、金鼎两寨),以两寨城郭拟作一对蝴蝶翩翩起舞,栩栩如生。四个城门石匾的题句,皆清丽贴切,无一字落空,可见柯化鹏别具匠心。亦为吾县留下不可多得的石刻墨宝。曾几何时,引来观赏瞻仰者络绎不绝,享誉海内外。不幸“文革”期间,楼匾当“四旧”横扫,仅有“屹若长城”一块幸存,今停放在汤坑文化宫供游客观赏。所保存下来的遗物仅有柯化鹏及其夫人的画像各一幅,象牙笏一具。

柯化鹏的故居,19974月列为丰顺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由海外归来的柯氏后裔柯雨三先生主持,在今汤坑文化宫下角立碑纪念并重新题写四个楼匾题字为志。

时光流逝,300多年过去了。当年聚居柯室寨居民约有2000余人,柯氏宗族占400多人。他们的日子都过得红火。至今,沿着城墙走一圈,再十字街纵横行遍,18座祠堂,18口水井依稀可见,新建的楼房历历在目。18姓人和睦共居,其乐融融,构建成文明社区。在此以柯氏祖祠门联作结:澄海家声远,金汤世泽长。(选自《丰顺历史名人》,朱云辉、罗培衡编著)

主要参考资料:《柯氏族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