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魅力丰顺>

参将著军威 旨崇祀乡贤——清代参将 杨贞
更新时间:2016-12-22 来源:县创文办 浏览次数:1243

杨贞(公元1614年——1673年),字春明,号翠环,生于丰顺布心,于1651年创基砂田紫荆围。曾任铁印总兵参将,镇守揭饶埔三邑,加副总府武义大夫。康熙十二年御赐“旨崇祀乡贤”金匾。

杨贞幼年丧父,母子二人相依如命。母亲凤南婆勤劳能干,坚志节孝,仁厚待人。她一人带着杨贞艰难清贫度日,耕田作地,砍柴卖木,积攒钱银供养杨贞念书学武。杨贞不负母望,勤文习武,从小就练一身好武艺,修得胸中好韬略。17岁时,杨贞走上从戎之路。明末清初,贼寇黄海如围攻潮洲,少傅吴六奇即邀杨贞提兵前往潮洲支援解围。杨贞率领部队与贼寇交战于笔架山下,攻克了顽敌,解了黄海如围攻潮州之危;后再讨伐叶亚婆及九军刘公显,屡立战功,被授予头领,兼施地方义安。清朝建立后,杨贞被授予禅将。1653年,郝尚久发动“郝逆之变”,杨贞辅助吴六奇运筹决策,输送军饷器械等军需用品,助吴六奇平定了叛乱,被清廷授予参将,镇守揭阳、饶平、大埔剿抚兼施地主义安。1665年,吴六奇去世,次子世袭后,诸奸臣得逞,为非作歹,借口陈魁一案未结,欲致杨贞于死地。是夜,杨贞化装逃离迫害,一路经好心人护送抵至惠阳。后提督杨遇明器重其才华,欲保荐留在军中。杨贞无意功名,托词以谢,告老还乡,修筑紫荆围以终老。杨贞一生娶妣14位,共生26子、13女,其中18子传有子嗣。

紫荆围创建于辛卯年(1651年),占地面积6519平方米。围屋为椭圆形昂天海螺地势营造,以祠堂子午线为中轴,按八卦设计构筑,坐北向南,东西南北相对称,前低后高,主次分明,座落有序,布局美观,它既是民居又是堡垒,利于防御战乱、械斗和抵御野兽入侵,是粤东别具特色的客家大型民居。围屋周围用泥土拌糯米浆筑起7米高的围墙,周长1800多米,墙外有绕围宽5米的水沟,水流不息,形成了“昂天海螺”格局,为“螺蹲夜月”一景观,当地有诗赞曰:

月光如水静无波,竹影参差藻荇多;想是嫦娥绕雅兴,玻璃缸里养海螺。

杨贞引退后,深居围内,薄置田产,以赡衣食;创立书室,延师会友;兴资办学,教诸昆弟。

杨贞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在任上所历之地,令行禁止,苍赤安堵,鸡犬不惊,广施惠政,深得揭饶埔民众的爱戴。他常说,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因此,当遇荒年,则捐租税以活佃户,舍米谷以救邻里,并倡建了积庆寺、东林寺、西竺寺,修马佛,施田产,以供众僧。还留传下一些感人故事。

 

“暮夜担石”解窘境

据说,吴六奇未出官发迹之时,家境困窘,生活潦倒,曾行乞度日。一天行至饶平一地上岗途中,适逢久雨之后,崎岖羊肠小径泥泞湿滑难攀登,那时六奇又困又乏竟不慎跌坐在地,他愤而自语:“他日待我当官有钱之时,定将此路铺石以济行人……”。此时,恰遇村妇数人持镰扛担上山砍柴从此经过,闻言,遂异口同声讥讽道:“如真有此日,我等定当赤身裸体为你担石筑路。”

斗转星移,世道变迁。吴六奇从戎累建战功,终擢任揭、饶、埔铁印总兵。一日,府衙议事,思及前情,即令差官前往该地督促修路,并严令该地全体村妇必人人皆裸体担石,以泄前怨。杨贞闻言很是吃惊,急思化解之计。遂好言上劝说:“恩公此言欠妥,该村乃公治下之地,村妇亦为公治下之民,今令其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担石修路大为不雅,既有伤风化,亦有损公之威名。为惩戒其妄言奚落之过,不如令其众腰系裙布遮羞乘夜色朦胧之际担石可也。”吴六奇与杨贞虽是上下级关系,但实际上乃莫逆之交必言听计从,今听杨贞之言甚觉有理,既实现自己铺路之言又达到惩戒的目的,于是点头应允,嘱咐差官按此行事,将此路铺成。杨贞顾民情尚民风,有理有节劝吴六奇,使该地村妇免受光天化日赤身裸体担石的羞辱,实际上造福该村全体村民及其世代子孙。

 

饶平“新杨”

据说300多年前,饶平治下有个村落,因受木窖贼造反之牵连,差点惨遭血洗灭族之灾。在当时,有一孕妇回娘家未归,幸免于此劫。但因事涉谋反无人敢于收留。在惶惶不安逃难之际,一日,该孕妇在路上遇一理发匠,并劝之:“杨贞公义薄云天,不如前往避难。”待她寻至杨贞府衙,入内诉起缘由,杨贞毅然挽留,并严令府内人员:“兹事体大,绝不准外泄。”

自此后,该妇在杨贞公府内安然度日,待至十月怀胎期满产下一子,遂与杨贞父子相称。此子天资聪慧,勤读诗书,后赴试求得功名踏上仕途。至此,其母方将实情详告并问道:“你父姓甚名谁今已知之,孩儿有何打算?”答道:“恩公虽非生我者,却待我恩重如山。若非恩公相救又怎有此血脉相传,吾决随恩公姓。”

据说,此子后择地安居,繁衍生息,世代相传,人谓之“新杨”。今饶平有一杨姓村落,就有“新杨”之说。

 

“倒穿草鞋”智救乡民

紫荆围祠堂正厅栋梁下有一副贺联,书曰:

参将著军威万载功勋昭凤郡

乡贤崇祀典千秋俎豆荐丰城

据考证,此乃大埔木窖村乡民所赠,以颂杨贞恩德。传说近代凡到该地自称砂田紫荆围人氏,且能吟诵此联者,均能享受到免费吃住礼遇的贵宾招待,离开时并打发盘缠。是何缘故?

据说,在杨贞辅佐吴六奇运筹决策平定潮州总兵郝尚久倒戈附明之役后,擢升参将,镇守揭、饶、埔剿抚兼施地主义安。

康熙三年,大埔县木窖村村民黄伊日、黄伊萃纠集乡民20多人,伏虏了前去惠州出任协镇的蔡满主仆8人。时任饶平总兵的吴六奇惊悉后,便派丰顺的邹瑞、杨贞等人出兵围剿木窖村,并以该村属“匪村”的名义,令邹、杨二人诛杀全村村民。

邹、杨二人皆有仁慈之心,好生之德,要下手抄斩全城无辜百姓于心不忍。面对罪定当诛的将军令,二人既不敢劝主帅,也不敢私下商议,只得心急如焚各自思量解救乡民之策。当时,主帅已下令严守木窖村寨门,并于路上洒石灰粉,限期内乡民准入却不得出,准备血洗全村。

却说杨贞负责守死门,如何救出良民逃离血光之灾呢?这使他坐立不安彻夜难眠,待至四更三点忽生一计,急唤心腹火速密告乡民照计而行:假殡葬,将耄耋老者藏于棺木中白天抬出城外隐藏;众乡民乘暮夜皆倒穿草鞋悄悄出城。这样,在寨门石灰粉上只见进入之脚印而无出城之痕迹。竟日,凡村内乡民均悉数逃离。待至行刑之日,据说仅捕得四名盲、跛之残疾老人。

事后邹杨二人论及此事,说起敢冒当诛之罪,各用妙计共救乡民之举皆抚掌大笑不止。乡民感二人再造之恩,遂建邹杨公祠纪念,送贺联以颂恩德,定下世世代代以贵宾款待杨贞后人的礼俗。

 

建寺庙与盂兰会

当年,杨贞在奉檄剿抚中,逼于万般无奈,在守死门时斩杀盲、跛四老者以复上命后,于心不安,终日耿耿于怀。为超度四老冤魂,杨贞以老乞归长筑紫荆围后,即择址倡建四寺,拨款置田产供养各寺,并嘱世代裔孙在每年715日举办盂兰会(解放后已废除),诚请高僧率弟子设坛做佛事,诵经施法超度冤魂孤鬼。

据《丰顺县志》卷十九与《丰顺人物辞典》记载:杨贞后以老乞归,筑紫荆围,倡建积庆、东林、西竺三寺。据考证,东林寺,址在今丰良布新,前身为“大埔庵”。西竺寺,址在今大埔县赤水。积庆寺,原址在砂田紫荆围庵子场,后迁建在砂田圩庵背龙山麓,因甲辰年洪灾受淹重建在原寺后半山坡上,即今粮站所在地。此寺分一正二侧,正中大殿供迎自阴那山“惭愧祖师爷”佛像。解放后即50年代初受毁。马佛寺,在饶平县境。

杨贞一生,军威卓著,心存百姓,造福后人,堪称乡贤。

 

主要资料来源:

1.《丰顺县志》

2.《紫荆围杨氏族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