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魅力丰顺>

英武冠三军 忠臣世泽长——清代达濠营守备 连旭
更新时间:2017-03-24 来源:县创文办 浏览次数:1116

目录:少时胆略过人,居近江河,熟悉水性,能潜入水中逾半个钟头之久,故有“水鬼”之称。

先以捕鱼为生,后以剿盗为业。智勇双全,英雄虎胆,给后人留下一段佳话。

 

英武冠三军  忠臣世泽长

——清代达濠营守备  连旭

 

民国《丰顺县志》中的《列传》所记载的人物,有一个较为特别,既不是读书做官,政绩彪炳,声誉显赫者;也不是道德文章称世,兴教化民,贤声远播者。而他只是一个渔民,“年三十而英武冠三军,平海寇有功,官封守备之职”,他生命虽短促,但却干出一番轰轰烈烈,动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来。他,就是连旭。

连旭,辈序名开宏,字明修,丰顺县留隍镇下埔村人,出生于清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正月二十七日卯时。下埔连姓家族,源由北方迁入闽粤,四百多年前肇始祖举人连振公弃闽来潮,选择于东留兴创,传下六房。连旭为下埔连氏八世祖,其祖父朝猛公生子三人,女二人,连旭之父捷祥公为次子,捷祥公仅生一子连旭,女四人。

连旭的一生富有传奇色彩,当地群众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传说。

 

下埔村,依山傍水,山青水绿,是个美丽的村庄。这里民风纯朴,民性刚强,百姓除吃苦耐劳、披荆斩棘创建家园外,男人还尚武行之风,女子绝无缠足怯弱之习,人们皆称赞说,这里男儿有血性,女子好坚强!

在村里一间破旧的祠堂里,开设了一间武馆,村民在劳作之余,经常来这里拜师学习武功。村里有个少年叫连旭,脚勤手快,经常到武馆打扫庭院,为拳师们端茶倒水,颇得大人爱惜,有时教他几下子功夫。他聪明伶俐,颖悟人,所学皆能记住,不出几年,便学得一身好武功。

清朝嘉庆初年,沿海海盗猖獗,蔡乾余党沿江海抢掠。下埔村前面是韩江,江水湍急向南奔泻至潮汕出海,故这里成为海盗常骚扰的沿岸村庄。海盗一闯进村庄,便打家劫舍,刮钱刮粮,奸污妇女,无恶不作。连旭自小就十分痛恨海盗的罪恶行径,立志要练好本领,杀尽蔡乾余党,为乡亲们报仇雪恨。因此他刻苦自励,到青年时身材魁梧,臂力过人,武艺精通。

连旭的祖辈皆以农业收入过活,平时也只能过俭朴生活,但一遇灾祸,加上赋税繁重,生活越加艰困。所以,一些村民利用沿江之利,租置小木船,到江海捕鱼捉虾,或帮人运输,收入所得帮助养家糊口。连旭也东借西凑,购置一艘小木帆船,到海滨捕鱼。

乾隆六十年(1795年),初春的一天,天气晴朗,风和日丽。连旭与同村林孙、陈之艳等人出海捕鱼。连旭生长在水乡,自小与水结缘,七、八岁时就学会游泳,久而练就一身非凡的游泳本领。一次,下埔村发生洪灾,整个村庄已成为水乡泽国,水深七、八尺。突然传来一阵呼救声,原来一个儿童掉进洪水之中。连旭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汹涌澎湃的洪涛中,硬把落水的儿童救起,从此人们雅称他为“水鬼”。他熟悉水性,每次出海捕鱼都满载而归。那一天,他们捕了很多鱼,正想转舵回程,突然,窜来了一只大船,向连旭的船冲来!

连旭口喊一声:“不好!”急忙通知林孙等人,立即把船头掉过来,不跟那来者不善的船相遇。

可是,大船上先发制人,立即向连旭等人的渔船连发数箭,渔船不断颠簸摇摆,渔民甚为恐慌。连旭知道碰上了海盗贼船。一眼望去,贼船上有十数人,头包红巾,气焰极其嚣张,连旭却神色镇定,泰然自若,指挥其它船只急忙撤退。

小渔船那是装备齐全的贼船的对手?霎眼工夫,贼船追上了小渔船,生俘了渔民数人。

连旭被俘上贼船后,出奇不意地猛地一个闪身,飞脚击中一名海盗跌下水中。贼首蔡乾大怒,命令贼兵将他毒打。连旭不慌不忙,与众贼展开搏斗,使出拳法奇招,一连击倒几人。贼首见连旭长得熊腰虎背,浓眉大眼,鼻直腮圆,又有一套卓绝的武功,顿生好感,急忙叫众贼停战,又叫连旭到内仓单独谈话。

当蔡乾了解到连旭父母务农,过着苦日子时,就问他愿意不愿意归顺于他?不问即可,一问使他怒发冲冠!他怎能忘记海盗无恶不作,到处横行霸道呢?尤其是乡亲们受尽海盗欺凌,那痛苦无助的眼神,像一把把匕首向他刺来……

连旭对蔡乾怒道:“你俘了我的身,却俘不了我的心!要我归顺你,万万不能!”

蔡乾见连旭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不忍杀他,放他回家好好考虑,限他三天后答复。

连旭虽因家贫失学,但喜欢读书,少时放牛从私塾经过时,必停下脚步,到教室外面偷听老师讲课。因生性聪敏,理解力强,学到不少知识。长大后,他遇事能动脑筋,善思考,富有谋略。他想,贼首之所以不杀他,是看中他身体魁梧,且熟悉水性,又懂得刀棍拳术,可以作其羽翼。他又想,自己一直誓杀天下海盗,为百姓报仇,苦没机会,今天这机会不是来了么?……随即一个大胆计谋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了,他大腿一拍:

“好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民除害的机会到了。”

连旭跟林孙、陈之艳等密谋一番。林孙、陈之艳一向佩服连旭豪侠且有胆智,于是,一致同意连旭的行为。

第三天,连旭、林孙、陈之艳三人前往贼船去跟蔡乾说,他们考虑清楚,愿意为其效劳,听从使唤。

蔡乾大喜,设酒宴款待他们,叫他们好好干,以后自有好处。

连旭等人就这样跟随贼帮在海上活动。但连旭不像其它海盗那样,见船就抢,逢人便杀,而是分别对待:凡贫民渔船,一律不惊忧;专门截劫官船、富商货船,并把所获的部分粮食、银饷分给贫苦百姓。

蔡乾对连旭的所作所为有所耳闻,虽心存不满,但见连旭所获得的赃物,不比其它贼船少,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连旭有两个姑姑,大姑叫意姑,已经出嫁;小姑叫辰姑,跟着连旭父母一起生活。辰姑自小随父兄在海上打鱼,长年累月风里来,浪里去,久而也成为打渔能手。连旭出海捕鱼时,辰姑常伴身边,成为连旭的好帮手。连旭上贼船后,不忍心辰姑一个人去捕鱼,便把她接来船里作帮手。

一天,蔡乾来到船上,看见辰姑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心生喜欢。因他的夫人已逝,有意收她为填房。他是个大粗人,说话从不掩遮,便开门见山跟辰姑说了。

辰姑莫名颤动,她性格虽然豁达开朗,但对于婚姻大事,也不敢做主,要征求连旭意见。

辰姑把此事对连旭说了。连旭也好生为难,他想,自小与小姑相戚与共,虽说是姑侄,实际上如亲姐弟一样;她为了照顾自己,多次将提亲的媒婆拒之门外,至今近三十芳龄尚未出嫁;如若她嫁给蔡乾,一生倒也不愁吃不愁穿,再说她有个依靠,也了却自己一番心事。但是,结亲的人却是自己最憎恨的海盗,倘若一天他将蔡乾杀了,不是害了她守寡终身么?如果不答应婚事,蔡乾是不会罢休的,唯一办法只有逃走,但即使能逃出魔掌,原来精心策划的报仇大计不也就付之东流了吗?他犹豫……

辰姑看出侄子欲言又止,好似心事重重,便再三追问。

连旭不得不把实情相告。辰姑惊呆了!但她生长在农家,目睹豺财当道、弱肉强食,从小就养成爱憎分明、嫉恶如仇的品德。她很快恢复了平静,对连旭说愿意助他一臂之力。连旭感到意外,连忙说:“小姑,这好吗?”

辰姑异常坚定地说:“好!”

几天后,蔡乾府张灯结彩,鼓乐喧天。辰姑坐着大红花轿前往贼首家中,一路上悲从喜来,满脸泪水。她像一个木偶人似的,上轿、下轿、拜堂、送入洞房任由人家摆布,直到花烛之夜,全然没有一点新婚喜悦的感觉,反而全身颤抖,心中五味俱全。

夜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连旭独自到街上一家菜馆,叫了两盘菜,酌了几大碗米酒。俗话说:“一醉解百愁”,而这时的连旭却是“一醉添百愁”。

辰姑跟蔡乾成亲后,名义是夫妻,实际是同床异梦。她为协助连旭实现计划,假意对蔡乾百般奉承,佯作恩爱,又把家务料理得井井有条,尽搏蔡乾的欢心。

不久,中秋佳节到了,蔡乾在大船上设宴赏月。连旭他们认为时机成熟,决定在晚上行动。蔡乾心情愉快,在辰姑诱劝下,喝了很多酒,醉得醺醺的。可是,蔡乾的身边都是他的得力羽翼,使连旭难于动手。在内仓当厨师的林孙见状,突然想出一个锦囊妙计,故意点火烧仓,大喊道:“后仓着火了,快救火呀!”众人见后面浓烟四起,急忙涌进内仓救火去了。说的迟,那时快,连旭一跃而上,用大刀杀了蔡乾,取其首级。辰姑、林孙、陈之艳等人也一连杀了数人,然后施展轻功慢慢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众贼知道中了计,急忙上岸追赶,但连旭等人已走得无影无踪。贼首已死。贼船被烧,蔡乾余党无所依靠,纷纷遣散了。

连旭等人提着蔡乾人头献官,提督水师黄标表彰他们为民除害的英勇行动,提拔他们三人为把总(职位仅次于千总,正七品)。辰姑已看破红尘,削发为尼,过着平静的生活。

连旭归顺朝廷后,跟士卒同甘苦,时带师船巡哨海,遇到海盗则奋勇作战,锋不可挡,屡获全胜,附近一带海寇活动稍平,于是他上书提督,说已基本荡平贼巢,沿海居民安居乐业。黄标申奏朝廷,表彰连旭。朝廷擢升连旭为香山协营左哨千总(五品或正六品),后又升迁为汕头达濠营守备(正五品)。

嘉庆九年(1840年),一度沉寂的广东海盗活动又猖狂起来,广府官员赏识连旭智勇双全,调他前来征剿,连旭旋即督队前往。忽见前哨来报,海盗乌石二猖獗虎门,连旭奋不顾身带哨急往剿捕,海盗见之披靡欲逃,施放大炮,连旭不幸被碗子大的炮弹击伤腹部,小肠流出尺许,但他忍受痛楚,将肠塞入腹内,以惊人毅力与海盗决一死战,手里握着大刀奋力杀死了数名海盗后,顿觉心力俱竭,乃掷剑呼曰:“大丈夫自受国恩,当效死战场,今虽遇害犹尸归幸身!”大叫一声呕血而卒,时值嘉庆九年(1804年)三月三十一日,年仅31岁水师军将无不惨恒哀痛,连旭原配萱人陆氏,生二子水宗、奕宗。

连旭牺牲后,提督孙全谋以功臣阵亡申奏。皇帝旨赐金归,优恤其家子孙世袭云骑尉,暂结半俸,等待其子长成任职后另给全俸。同事陈子炎也以千统任内伤敌,林孙后升任闽淅提督。

连旭殁后葬于长田山凹上面半山,是穴有碑记(皇封赐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