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魅力丰顺>

刑名役役非素志 改敷文教佐升平——清代琼州府学教授 罗龙光
更新时间:2017-06-07 来源:县创文办 浏览次数:82

目录:从小参加家庭劳动,养成朴实善良品德。中试后不热衷于功名利禄,毅然上表辞去武进县之职,执教于边远的孤岛,获得“乐育琼苑之群英,披春风而琼台泽满若春城”之誉。

清雍正三年(1725)张士琏(安邑人,今山西造城)得中进士,授海阳县知县。他到任后,关心百姓艰辛,经常视察地方。他深感丰政都(今丰良留隍一带)地处偏僻,且在层峦迭险万山丛中,交通很不方便,百姓载米运盐,学子应试及官府办案审案,跋涉艰辛。加之盗贼四起,抗官拒捕,影响地方安宁,于是曾指示乡民签名,向上呈报设置新县。

乾隆二年(1737)两广总督鄂弥达(正白旗人)巡视丰政都后,复申置县前议上达朝廷。

其时正在广州任职的张士琏,极力赞成。乾隆三年(1738)拆海阳县丰政一都,揭阳县蓝田都九图十图,大埔县清远的白茫社和嘉应州的径心、环清、建桥三堡等四邑地置,奉钦命定为丰顺县。

其时定居于揭邑蓝田都第九、十图中的汤南罗姓,按钦命应割丰顺县,但汤南罗姓数百年来隶属潮州府揭邑管辖,居民世学潮属、历代相承、传统习俗、学子从师、习农学艺、士子科场、商贾往来、皆趋潮化。罗姓向来人文蔚起、科甲蝉联,且与潮州府揭邑过往甚密,登科士子于揭邑任职人员甚多,通北方则崇山峻岭,交通阻塞;通南方则水陆两便。因而对朝廷割县之事甚为不满。

当乾隆三年(1738)钦定丰顺自成一县后,汤南罗姓顿感意外,于是由汤南罗姓出面,向地方官吏提出申诉,勿把汤南罗姓划归丰顺。朝廷官吏除尽力劝说外,并与汤南罗姓签订:汤南罗姓如划归丰顺后,五十年内若无获殿试取仕,则可重归揭阳县的协约,这便是“罗家约”名字的起源。

尔后,乾隆五十八年(1793)癸丑科,汤南罗龙光会试中五十四名,殿试第三甲中四十三名,成为进士,至此协约生效,汤南罗姓永归丰顺县管辖,“罗家约”的名字也一直流传下来。

(一)幼佩庭训、潜心研读

罗龙光,字九峰,号见亭,丰顺县汤南隆烟栅仔村人,乾隆十三年戊辰(1748)年生。乾隆三十三年戊子(1768)年邑庠生。三十九年甲午(1774)年乡试中二十八名举人。乾隆五十八年癸丑(1793)年会试中五十四名进士,殿试三甲中四十三名,授广东琼州府学教授。嘉庆元年丙辰(1796)覃恩加一级,敕封为儒林郎,例赠承德郎,行三。

罗龙光之祖父为罗氏十五世祖罗金友。金友传下五男:易朴、恢泽、公直、端芳、克孝。罗龙光之父克孝以农为生,母亲以手工织布为业(古时用苎麻织成蚊帐或夏布),家境较为清寒。克孝虽为农夫,却略通经史,且具有强烈的爱国思想。他严于教子,农闲时常讲些历史名人为国为民的故事,用以教育龙光。龙光之母内助宜家,贤声卓著,他们都渴望儿子能早日成材,能像姜子牙一样为国效忠,辅助升平,光辉梓里。父母的谆谆教诲,在龙光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后来他在自题诗中写道:

父慕燕山母敬姜,隆师教子岂寻常。

呼儿不作丝纶客,尚入六曹效赞襄。

龙光小时因家贫无法入学,房亲伯叔见他天赋聪明,便凑合集资,供他入学。

据传,龙光初入学时,喜欢玩耍,无心听讲。有一回,上课时老师要求用“天”字作对,看到龙光正在玩东西,立即提问他。龙光站起来,摸着头,不知道老师提问什么。旁边的一位同学用手指指地下加以暗示,龙光看见地下有一堆鸡屎,因而答曰“鸡屎”,惹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老师一听龙光回答“鸡屎”两字,气得五脏俱炸,七窍生烟,以为他小小年纪,竟敢如此放肆嘲讽老夫子,恼怒地抽出戒尺,狠狠地打了龙光五下手板。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龙光经受老师惩罚之后,知错就改,上课专心听讲,潜心研读,学业日见进步。

“十年寒窗勤苦读,一举成名天下知”。功夫不负苦心人,在老师的辛勤教育下,在父母和祖叔伯的督促下,龙光潜心努力,终于在乾隆五十八年(1973)得中进士。

时当乾隆盛世,朝廷十分注重文学,凡中榜者都必须经皇帝当面亲自殿试,以定封赏。中了进士的罗龙光被召进京城,按规矩须当先拜谒朝中一位权贵,作为恩师,然后再进行殿试。

究竟要拜谁为师呢?罗龙光深知,乾隆宠爱左丞相和珅,但和珅为人奸贪,喜弄权柄,搬弄是非,诬毁忠良;右丞相刘庸忠心为国,为官清廉,刚直不阿,深得民心。龙光尊重贤相刘庸,决不依附权奸。

龙光拜谒刘庸为恩师。刘庸亲迎龙光,并嘱咐他办事要谦虚谨慎,为民作主,不畏权奸。

殿试之日,乾隆皇帝亲自出题让罗龙光对答,题曰:

“南宫捷岂易?试遍诗艺礼艺,一经五经”。乾隆皇帝言下之意是为官不易,若是学未精湛,宜速早退。

但龙光才思敏捷,面不改色,从容对曰:

“北直路何遥,行连戊戍庚戍,辛丑癸丑”。言下之意是:我已试过几遍,胸有成竹,哪怕皇帝你面前再考试。

乾隆皇帝见龙光对答如流,实属奇才,大加赞赏,并准备加以重用。但龙光并不热衷于功名利禄,而是决心用文化教育来振兴中华,辅佐升平。他毅然上表辞去了乾隆任命的武进县之职,要求前往文化落后的海南任教。他在自题诗中表达自己的志向:

“天池一跃何难成,画雀金门尽幻情。

刑名役役非素志,改敷文教佐升平。”

其时,同科登第之人,都在京都任职,只有他一个人前往边远的孤岛任教,但他并不感到孤单落寂,决心效法前贤,壮志不改。他在自题诗中写道:

其一:风景羊城旧所谙,蹉跎廿载又停骖。

同人马首皆驰北,独我一心寓下南。

 

其二:苍烟一望路茫茫,欲往琼州路正长。

      借问前贤孰最著,节惟忠仆文文庄。

 

琼州是海瑞的家乡,海瑞逝世后,人们为了纪念这个刚直不阿的好官,在琼州府城小北阂外建专祠,与宋代苏文忠公祠、明代丘文庄公祠,称三公祠。他决心学习海瑞做个好官。

罗龙光甫到琼郡,合郡官绅,仰其道德风范而前来欢迎者不计其数。他非常感动,礼贤下士,谦恭待人。前来拜罗龙光为师者,遍布官署,连潮州府的学子,也有很多前往琼郡赴学的。

龙光寄居孤岛,正所谓“天涯海角”,但他致力于用教育辅佐升平,后来为琼郡培养和造成了不少人才。当地官绅盛赞龙光:“公磊落精循,正大光明,乐宏教育,其功非小”。因而获得:“乐育琼苑之群英,披春风而琼台泽满若春城”之赞誉。

据传,其时,琼郡之地多为土著,大部份属于少数民族的居住地,汉人属少数,所以少数民族与汉人之间常有不团结现象。龙光刚到琼郡,那些汉人欢呼雀跃,特别是那些移居于少数民族中的罗姓裔孙,认为族亲到来,能为其撑腰,纷纷到龙光府中告状。龙光好言相劝,希望他们遵守朝廷律法,决不可惹事生非,要注重团结,创建和谐,合力佐政,辅助升平。而那些土著,误以为汉人有龙光撑腰,要进行报复,因而人心惶恐,有的还准备躲避迁徙。龙光闻知此事,亲自来到土著寨中,安抚劝慰,希望大家遵纪守法,安居乐业,决不会对他们采取报复行动。同时选定时日,由双方选出“老大”代表,龙光出资开诞,化解矛盾,杯酒言欢。

自此,琼郡中的汉人与少数民族相处融洽,大家都能以大局为重,遵纪守法,安居乐业,龙光在琼郡人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龙光寄居孤岛,心系朝廷,正所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他在自题诗中写道:

“五指如山挺虚空,极顶堪登路可通,

署静人闲眠较稳,梦魂直到帝京中。”

龙光正当壮年,他决心大展鸿图,振兴教育,改变琼郡教育落后面貌。鉴于前来请师就学的学子越来越多,学府太小,学生容纳不下,他首先捐出自己奉禄,集资倡建新的琼州学府。可惜,龙光由于积劳成疾,身染偏枯之病,竟于嘉庆丙辰年(1796)十一月于琼州府学逝世,享寿仅四十有九。合郡官绅,皂隶,仆从等闻讯,无不伤心惨目,痛哭流涕,前来祭奠者不计其数。琼郡官绅在哀輓龙光的谏文中有这样的记述:“……德器之端,发于文章,学问精湛,汪洋浩瀚,试万言而笔不稍停,且坚光百炼,掷地有金石之声,故能攀折丹桂,簪杳飞腾,雁塔题名……。”

罗龙光生前著作颇丰,然由于寄居海南而终,遗体于孤岛火化,遗物也搁置孤岛散落,无从查找,实在可惜之至。

 

主要参考资料:

《丰顺县志》

《罗氏族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