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魅力丰顺>

丰顺百年古村落种玊上围:古寨风华依旧名将雄风犹存
更新时间:2017-07-07 来源:丰顺县委办(胡金辉 陈萍 徐珍珍 朱章栋)浏览次数:118

盘根错节的古榕郁郁葱葱,清晰地倒映在半月形的池水里,这五棵榕树日夜守卫着它身后的雄伟建筑——种玊上围。一晃300多年已过去,虽然盛景不再,但似乎时光在这里静止了,穿梭在宁静的古巷,朱红的大门敞开,丝毫不减当年气派,康熙年间制造的青砖还稳稳地镶嵌在墙上。

种玊上围1.jpg

种玊上围位于汤南镇新楼村,人称“西门古寨”“上围古寨”,创建于清朝顺治年间,至康熙九年完工,工程历经18个春秋,建成至今已有340多年历史。它是集厅、祠、院、堡、居为一体的城堡式古建筑、古民居,其结构独特,布局新奇,在闽、粤、湘、赣围屋中罕见独特。

种玊上围2.jpg

古寨人杰地灵,英才辈出,从古至今,涌现了大批文武魁秀。门口的五棵古榕代表着五位从这里走出的五位举人,太平天国名将罗大纲是古寨九世祖裔孙,一生骁勇善战,清军闻风丧胆。

古寨谜题百年未曾得解

 站在种玊上围的正门前,抬头便可看到一块牌匾,上面用雄浑拙朴的颜体楷书工工整整书写着“种玊上围”四个大字,左右两个题款,上款为“岁在庚戌”,下款为“王月之吉立”。这款牌匾上面的内容,不是简单的建筑名称,而是几百年前罗氏先贤留给后人的一道谜题。

“种玊上围”这四个字的读音是谜面,考验着每一位初次来访的客人。

小方是汕头人,第一次到种玊上围参观,就被门口的牌匾给吸引住了。“‘玊’字乍一看还以为是‘玉’字,这个字在此之前我从没有见过。”小方笑着说自己到了这里还没进门就闹了笑话,其实像小方这样的游客还有很多,村民们看到了便会过来耐心解释这个字的读音,但究竟怎么读,至今仍有争议。

“玊”字的读音背后有一段趣事。“在《新华字典》里找不到这个字,在《汉语大字典》里这个字有三个释义:一是有瑕疵的玉,二是雕琢玉器的工人,三是姓氏。古人们给建筑取名时会选择有美好寓意的字,我认为不是第一种解释,而当地的百姓都姓罗,也不是第三种解释。”丰顺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邱伟杰说,曾经有不少学者对这个“玊”字进行过考究,至今也有不一样的说法。

按照以上解释,排除两个不太可能的选项,只剩下“雕琢玉器的工人”这个说法,“有可能是罗氏的祖先希望后人经过教育可以像璞玉那样高贵、出色,这个地方是一个培养造就人才的地方。”邱伟杰说。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玊”这个字本就读“玉”这个音。罗典辉是一位退休的老教师,从小在新楼村长大,在他的记忆里,对于“玊”这个字,一直以来当地的村民都是读“玉”的。“我们都读‘玉’,后来有专家过来看了以后认为应该读‘su’,才有人改口的。”邱伟杰认为,这可能是书法上的写法,才把本该在下面的点放到了上面,带有某种寓意。“明代的书法家张瑞图在一次奉旨题字时,就曾有意把‘玉’写成‘玊’,以示对皇上的敬意。古人这样写可能代表这是上等的玉。”“种”字有“培育”的意思,合起来就是“培育上等的玉”,古人认为玉是可以培育出来的,以此隐喻这里能够培育出色的人才,和“雕琢玉器的工人”的解释有异曲同工之处。

1499397353(1).jpg

牌匾上还有一处未解之谜,就是上下两个落款,上款“岁在庚戌”比较容易理解,是题写的时间,而下款“王月之吉立”则引起了众人的猜测。有人认为“王月之”是一位书法家的名,这款牌匾由他题写,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既然是书法家,应该有一定的名气,但当地的史料中并没有关于这位书法家“王月之”的记载。因此,有专家认为,下款也同样指的是时间,与上款联系起来是“庚戌年王月吉日立下此牌匾”,但“王月”到底指的是哪一月份,也是众说纷纭,农历月份在古代多有别称,比如,农历一月又称元月、端月,二月又称仲月、丽月等,但专家学者至今未能找到关于“王月”的记载,有待进一步的考究。

“玊”到底读哪个音?它的含义到底是什么?“王月之吉立”又是什么意思?这些问题为种玊上围更添一丝神秘色彩,勾起人们想进去一探究竟的欲望。

三街六巷寻觅百年风华

带着心中的疑惑,踏进古寨的大门,行走在被磨得光滑的麻石板上,虚掩的木门里传来孩童的嬉笑声,老人们坐在藤椅上轻声聊天,一不小心便迷失在悠长的古巷里。

种玊上围3.jpg

古寨共有三街六巷,一祠堂六公厅,大小房间608间,构成八卦九宫格局。环绕围墙边亦留有两米的通巷,横为街,竖为巷,从数量上看似乎不多,但由于面积较大,每一条街巷就显得较为狭长。这些街巷连环交错,可以说街街相通,巷巷衔接,不熟悉者走在其中有如迷宫,有时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竟然回到原地。

“泉乡最美三月天,氤氲温泉雾气腾,木屐声声敲石板,汉子汤帕扎腰间,孩儿嬉戏汤池闹,俏妇洗衣笑开颜。”这是当年古寨里生活场景的写照,古寨全盛时期共有人口3000多人,人丁兴旺。

据村里的老人讲述,旧时这些街巷热闹非凡,俨然一个小集市,“听长辈们说过,把城门都关起来,人们可以在这里生活3个月,士农工商兵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李带英说,她今年86岁了,上世纪50年代从梅县嫁到这座大屋里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古寨有四个门,分别是正门、后门、南门、北门,这些门四通八达,方便寨内村民出入。除后门外,每个门都题字,分别是正门的“种玊上围”、南门的“南安门”、北门的“北平门”,字体秀气、苍劲有力。

从北平门走出来,回头看种玊上围,高耸的城墙将古寨围得严严实实,城墙每幅宽高均6米,墙厚0.5米,墙体均是由粗砂、小石子、贝壳粉、糯米泥及红糖为原料混合夯成的,至今坚固无损。城墙的布局在风水学上大有讲究,是根据36天罡,72地煞共108块围筑而成,构成独特“隐涂蟹形”古寨轮廓。在围墙、四面炮楼遍置枪眼,戒备森严。古寨的四周挖掘有城池长濠,设险甚固。

城墙.jpg

从城墙可看出种玊上围具有很强的军事防御功能,这与当时动荡不安的社会背景息息相关。

上围古寨的创建年代,正是明清交替之际,整个粤东当时处于南明政权和满清势力殊死搏斗的动荡之中,当时汤南的一位杰出人物——明朝遗臣罗万杰,就曾在汤坑筑金鼎寨自守,以图恢复明室。也是在同一时期,当汤南的龙上古寨被盘踞在蓝田、霖田二都的九军攻破后,罗氏的另一位杰出人物罗基盛率族众迁移到现在上围这个地方筑寨。

“为了更好地防范敌人,上围古寨就必须比龙上古寨建得更坚固,围墙筑得更高更厚。”汤南镇副镇长叶韩杰介绍说,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此举的必要性。甲寅刘进忠之变,潮寇复炽,所至乡村皆被毁,上围古寨迭被匪攻,罗基盛等族众凭借坚固的城墙城楼死守,未被攻破,才使上围古寨至今保存完好。

古寨内隆师重教,曾设立私塾,聘请名师,培育子弟。清代古寨出了5个举人,据说按乡规“每中一举种榕一棵”,以示标榜。现在古寨外池塘边五棵枝繁叶茂的古榕树,盘根错节,蔚为奇观,当地人称“五丛榕”,是罗氏族人重教的最好证明。据《丰顺人物志》记载,上围古寨人杰地灵,英才辈出,从古至今,涌现了大批文武魁秀。太平天国名将罗大纲是古寨九世祖裔孙,一生骁勇善战,清军闻风丧胆。

文化为魂整治人居环境

种玊上围所在新楼村,因为拥有这座古寨熠熠生辉,还因为洁净美丽的村景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

走进新楼村,只见坐落在古民居间的湿地公园与清澈的小溪互相辉映,溪水在拱形的小桥下汩汩流淌,形成了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美丽画卷。而在半年前,这里却是垃圾遍地、臭气熏天。

“没有规划没有整治前,南门有个露天厕所,怎么绕着走都能闻到臭味,池塘里都是垃圾,下雨天路就变得不好走。”村民罗典辉说,半年多来村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幸福感倍增。

只见村道变宽敞平坦了,古寨外面的那口月牙池变大了、水变清了,池塘中还种上了绿绿的荷叶。北平门外,白墙黛瓦林中掩,一湾碧水寨边过,昔日的臭鱼塘水变清了,绿树成荫。沿着铺着石砖的小道往里走,只见“留得住美丽,记得住乡愁”十个大字特别显眼,溪流两旁的民居,修葺粉刷一新,错落有致。

1499397527(1).png

池塘周围的民居不仅干净整洁,而且墙上还有精美的涂鸦,一幅幅内容丰富、色彩艳丽、寓意新颖的墙画,图文并茂地诠释传导核心价值观,展现农村文明新风尚,让原本的普通墙变身成为“特色墙”。

近年来,丰顺县重点攻破生活垃圾和污水处理两大难题,实行垃圾上门收集,引导村民养成爱护环境的良好习惯,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因村制宜开展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该县把新楼村作为试点,对农村人居环境进行综合整治,取得了明显成效,博得群众的广泛好评,“以前大家都想着搬出去住,现在都想着要回来,这么优美的环境,谁想离开啊?”今年65岁的罗叔在古榕树下笑着说。

洁净为先,文化为魂。今年2月,梅州市“崇德向上·敦风化俗——乡村里的价值观墙绘活动”在种玊上围旁启动,一幅幅象征着核心价值观的山水花鸟画装饰着一栋栋民居。一边是300多年历史的古寨,一边是融合现代精神文明的墙绘,传统与现代在这里得以完美融合,丰富了村民的精神生活,让这个古村落有血有肉有灵魂。